人大人科创
张江-硅谷创新创业平台
互联网+科技金融 简报2018年第25期 谁是智慧城市领跑者

智慧城市的建设与探索要如何进行?

16日,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人民政府与百度签署合作协议,通过百度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关键技术,双方将共建“智慧西北旺”,构建中关村科学城新型城市形态。

智慧城市,正在我们的生活空间点点滴滴细微之处发生改变,甚至我们因为身在其中早已忽略这些变化。

见诸报端的往往是科技企业与某级政府签约,在各类商业新闻下反而模糊了参与者的本来面目,从中更难找到引领者。

科技加持

智慧城市,这一概念在2010年正式提出,最早倡导者是IBM,由六个核心系统组成,分别是组织(人)、业务/政务、交通、通信、水和能源。这些系统不是零散的,而是依托物联网、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实现相互衔接的协作状态。

但这不是唯一的定义。在和瑞典的媒体从业者交流时提到过这一概念时,中国智慧安防在交通和公安领域带来的进步和新的可能性引起了对方的兴趣,但与这位媒体朋友的智慧城市认知还不完全一致。她提到,在北欧,人们会更倾向于从绿色、环保的角度来理解,正如爱德华·格莱泽在《城市的胜利》一书中写道,“如果要让未来变得更加绿色,那就必须进一步实现城市化”,而先进的技术无非是城市建设的手段。

“现在提的新型智慧城市,甚至包括一些智慧城镇、智慧农区等等,这些概念很多。但事实上,其实并没有一个比较好的标准去衡量到底一个城市或一个农区的智慧与否。”ESRI中国副总裁、首席技术官沙志友说,他所在的公司研发出了全球第一个GIS(地理信息系统)软件。

但毫无疑问,通过科技等行业变化给城市“加持”到智慧级别,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人们对所处环境的进一步感知。

阿里在今年的云栖大会上与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发布了“未来城市实验室”。中规院和阿里云将整合各自技术资源,研发未来城市的综合解决方案,构建可以全息感知、良性互动的未来城市。

“未来城市实验室”将率先在雄安落地,与雄安规划研究中心以及中国顶级的2家规划设计单位、4家建筑设计单位、2家市政设计单位、2家地质勘测单位共同研发雄安新区数字规划平台。

“智慧城市就跟盖楼一样需要地基,现在云计算的发展、互联网发展、车联网的发展,包括芯片领域的发展其实都是在智慧城市的范畴。从阿里的角度来说,发挥自己的优势,将我们所擅长的事情做好,让智慧城市建设进程能够进一步加快,这是目前阿里在做(智慧城市)的方式。”阿里云雄安数字规划产品总监张连平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说。

雄安新区的规划从无到有,因此按照设想,实验室将打造的数字规划平台,可以将城市中的每一条马路、每一座建筑,建筑的每一个角度、每一层楼宇,楼宇中的每一条管道、每一个墙面,都构建成数字模型,从而打造一个与实体城市完全对应的虚拟城市。每一根钢梁都能在虚拟城市中找到映照,每一个控制阀门都被赋予一个IP地址,让虚拟城市360度可见,24小时可感。

传统领域升级

但并非每一处都有从头规划的便利条件,对现在的城市基础设施升级显得更加现实。

比如配备“完美视角”的路侧感知设备以后,利用高清摄像头等多种传感器加上交通大脑的计算识别能力,可以感知到路口范围内全部的交通参与方,通过分析把这些信息通过V2X通信实时地共享给路口的全部车辆,实现根据实时的交通情况对全市的信号灯进行调节,提高交通效率,也是智慧城市的一种体现。

这是目前无锡已完成的城市级车联网LTE-V2X网络建设,覆盖无锡市区200多个信号灯控路口,以“人—车—路—云”系统协同为基础,开放了40余项交通管控信息,提供了26类应用场景,实现了V2I、V2V、V2P之间的12类双向通信服务。这背后是公安部交科所、中国移动、华为、无锡交警、中国信通院、天安智联等六家单位的共同努力。

除了交通规划,还可以包括建筑规划,但这些行业却极少被作为智慧城市的典型应用提起。单体建筑的智慧程度似乎还不足以代表智慧城市在建筑方面的体现。

不过,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于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建筑信息模型施工应用标准》意味着业内已经注意到BIM(建筑信息模型化)应用带来的可能。BIM可实现建筑全生命周期各参与方在同一多维建筑信息模型基础上的数据共享,为产业链贯通、工业化建造和繁荣建筑创作提供技术保障,也支持对工程环境、能耗、经济、质量、安全等方面的分析、检查和模拟。

“在BIM的基础上能够让智慧城市更加坚实。城市在多维数字化的情况下,空间组织体系能够显现出更加智能的应用,就是我怎么样拥有和使用我们的空间。这个空间变成数字化和三维或者是三维载到各种的维度以后,它能够对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和管理方式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这时也为智慧城市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引入人工智能也好,引进云计算也好,可提供给这个城市的能力就不一样了,所以BIM是智慧城市的一个重要支撑。”中设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于洁在接受采访时说。

不被提起也是因为行业数字化面临诸多困难,一个是建筑行业数字化的逻辑并不清晰,且行业体量大,从业人员技术水平低。“工程建设虽然占国民经济生产总值10%,但是从业人员5500万,知识阶层只占10%,离先进制造还有一段距离。无论是所有从业人员的技能、从业资格,还是企业组织、行业秩序,都是挑战。”她说。

当然,有挑战的地方就有新的机会。欧特克公司大中华区技术总监兼基础设施行业首席顾问罗海涛告诉第一财经,欧特克就在从桌面软件的供应商到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并且挖掘一部分用户逐渐转换成战略合作伙伴的关系,为其他的客户提供增值价值。

“我们跟人工智能企业还有跟ESRI这样技术软件厂商的整合,是互为生态系统,希望给用户提供一个非常完整的整体解决方案,来满足不管是刚才谈到的智慧城市,还是数字城市的未来发展。欧特克其实在其中就是搭建一个这样的平台,能够有不同的用户,有其他的合作伙伴能够一起解决用户实际的使用需求。”他说。

“智慧城市是我们每个政府、每个企业共同努力的一个目标,但是这个目标其实在我看来,无论是做不同领域,大数据、车联网还是BIM,不同方面都是智慧城市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大家要积极去融入。”沙志友说。